才剛睜開眼睛,窗外的陽光又刺眼地讓眼睛不禁又閉了起來;好不容易可以開始打混的日子,雖然早就想要好好地睡晚一點,不過該死的生理時鐘仍準時地硬要我醒過來,就像準備要去上班一樣。不過我倒是很乾脆地放棄掙扎,從床上挺起身來,伸伸懶腰,打了個呵欠。望向窗外,看著街道上熙熙攘攘趕著上班的人潮,嘴角不禁露出淡淡地微笑;雖然平常我也是人群中其中的一員,不過今天起就不用上班了呢!一邊享受著這小小勝利的優越感,我拿出櫃子裡的酒精燈及虹吸管,準備煮一杯香濃的咖啡,作為悠閒的一天的開始。

在下座緩緩注入熱水,擦亮一根火柴,火藥的焦味隨著火光的出現,微微地刺激鼻腔;將點燃的酒精燈放在下座下方,讓搖曳的火焰慢慢地加熱。同事給了點咖啡豆子,當作餞別的禮物,是他自己煎焙的肯亞AA。所謂咖啡的煎焙是將呈淡綠色的生咖啡豆予以烘烤,使咖啡豆呈現出獨特的咖啡色、香味與口感,由於咖啡特有的風味—酸味、苦味、甘味、澀味、香醇等,均是因煎焙而產生,因此煎焙可以說是沖泡出好喝咖啡最重要的程序,據說咖啡的味道80%,都取決於煎焙的成果。不過煎焙可不是容易的事,生豆的品種、數量,當日的氣溫、濕度都會影響煎焙所需的時間和溫度,也因此每一次煎焙的經驗對於咖啡愛好者來說,都是非常寶貴的。換句話說,我正準備著的這一杯咖啡,還可是肩負起替同事當白老鼠的重責大任呢。

將咖啡豆倒入磨豆機,右手握著把手輕輕地旋轉,隨著咖啡豆被研磨成粉末,新鮮的咖啡香氣隨即四散飄逸。據說貝多芬每天早上也都數六十粒咖啡豆放入磨子,研磨後再沖泡咖啡,一邊研磨著咖啡一邊享受其香味,然後才興致沖沖地體驗品嚐咖啡的樂趣。研磨咖啡時的香氣和沖泡好的咖啡香氣不同,咖啡研磨時的香氣雖然不如已經沖泡後的咖啡那樣的濃郁,卻是一種更為新鮮的、充滿自然堅果風味的清香。磨完了豆子,下座裡的水卻還沒有滾;酒精燈的火力還是稍嫌不足,單單一個人的份量還不是問題,要是人數多了一點,要等待的時間就更久了,看來還得再去添購一個小瓦斯爐才行。

隨著水泡漸漸的出現,也越來越接近適當的溫度,一般來說,適宜的水溫約在85~90度左右,也就是水中出現5、6個水泡的時候,就可以把上座徐徐地插進去了。看著滾水隨著管子漸漸地上升,將上座內的咖啡粉慢慢地頂高、膨脹,我也將酒精燈隨之移動到邊邊,以避免水溫過高,造成咖啡的香氣受到破壞,直到水將咖啡粉頂至最上端,我緩緩地用木片像鐘擺一般,如同畫十字一樣來回擺盪,充分攪拌,濃郁的咖啡香充斥在空氣中;熄了火,咖啡慢慢地自上座流淌下來,我將咖啡倒入預熱後的咖啡杯內,讓熱氣輕輕托著下巴,剛刮過鬍子的毛孔受到蒸汽的滋潤,讓人感到一種特別舒暢的刺痛感,淺嘗一口,先感覺到的是淡淡的酸味,然後則是微微的苦味,隨著咖啡入喉,口腔裡迴盪著輕輕的甘味;待業的日子,就從這一杯咖啡開始吧。

布萊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